str2

父母大病应纳入子女扣除范围

父母大病应纳入子女扣除范围

2019-01-10 04:12

  新个税法6项附加扣除优惠已实施。尽管减税红包来了,但这个“红包”各种人群都该怎么拆?记者昨天获悉,合租者单人能足额享受政策,但婚前各自100%享受房贷优惠的个人,婚后的优惠只能打五折了。

  专家还建议,父母大病也宜纳入扣除范围,“任职受雇信息”栏目可更名为“曾取得报酬单位”或增设“其他所得”栏目,以消除在职单位误以为职工“兼职”的问题。

  个税“红包”从天而降,但有些市民却不知道怎么领取。最近市民小郑就有点拿不准自己能否享受每月1500元的扣除标准。起因是小郑与人合租了一处房屋,两个人的租金只有2800元,平均下来达不到每月1500元。

  “听说赡养老人和子女教育国家都规定了分摊情形,我跟室友是不是也要协商分摊呢?我能足额扣除1500元吗?”看到需要填写的内容,小郑很疑惑。

  对此,12366税务热线工作人员表示,只要都与出租方签署了规范的租房合同,合租房屋的个人就可以根据租金定额标准各自扣除。换言之,即使类似小郑与室友两人合租金额尚不足每月3000元的,两人也可以都按照每月1500元的足额标准来扣除。

  除了房租,房贷问题也备受关注。市民王女士和男友孙先生前两年各自买房贷款,今年1月也都顺利填写了附加扣除项目,均可享受每月1000元的房贷利息扣除。然而二人已有婚约,打算今年底领证结婚,那么明年他们将如何享受房贷利息的扣除优惠呢?

  就此,国家税务总局方面表示,夫妻双方婚前分别购买住房发生的首套住房贷款,其贷款利息支出,婚后只能选择其中一套购买的住房,由购买方按扣除标准的100%扣除,也可以由夫妻双方对各自购买的住房分别按标准的50%进行扣除。

  也就是说,随着王女士和孙先生今年底领证结婚,他们二人享受到的房贷利息扣除优惠明年只能打个五折了。

  一年最多能扣除8万元,很多人将大病医疗的附加扣除誉为6项附加扣除中最有力度的一项。

  12366税务热线工作人员进一步解释,纳税人及其配偶、未成年子女发生的医药费用支出,可以集中由一人扣除。换言之,这名职工的据实扣除金额是可以超过8万元的。

  不过税务总局方面也表示,目前我国尚未将纳税人父母的大病医疗支出纳入到市民的大病医疗扣除范围内。

  一般来说,老年人的患病比例高于中青年与儿童,医疗支出也相对较大。不仅如此,退休人员也无法进行个税附加扣除。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施正文向记者表示,既然可以将未成年子女发生的医药费用纳入大病扣除范围,父母医疗费用建议也考虑可以纳入。他分析,既然这次6项附加扣除中专门将赡养父母与大病医疗作为截然不同的两个扣除项目,就说明这两方面费用绝非重合的。“父母生病钱不够,子女不可能不管的。”他说。

  税务总局近日披露,目前有市民在登录个税APP时,发现“任职受雇信息”中出现自己从未任职的单位信息。税务总局方面解释,这有可能是这位市民的身份信息被冒用了。

  而这冒出来的信息,就“误伤”了个别市民。近日一家文化单位的职工小琳被单位人力资源部门领导叫到办公室谈话,单位人力资源部门怀疑她在外兼职,这突如其来的发难让小琳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据该单位相关负责人称,在她的个税APP任职受雇信息中,除了本单位,竟然还冒出了别的单位。

  记者昨天进一步从税务总局得到证实,除了违规冒用个人信息的情况,事实上,只要有公司据实给市民做过雇员个人信息报送,该公司也会正常出现在市民的个税APP任职受雇信息中。

  施正文解释,这是因为个税新政把以前的工薪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作为综合所得进行征税。例如医生在院外给其他单位讲课、培训后,会取得一定劳务报酬。该单位给这些医生做个税扣除和个人信息报送后,其名称就会出现在市民的个税APP任职受雇信息中。

  不过施正文也提出,事实上个税APP这一“任职受雇信息”的栏目设置名称,也存在一定误导问题。因为市民即使从某些单位领过劳务报酬,但也不意味着就任职、受雇于该单位。这可能就会让市民的在职单位误以为其在外兼职,给某些人造成困扰。

  对此施正文建议,“任职受雇信息”这一栏目名称可代之为“曾取得报酬单位”,或者增设一个“其他所得”栏目,将劳务报酬等单位工薪外情况单独列入其中。这样更科学合理,也便于消除一些误解。

  最权威说法来了!个税房租专项扣除遭房东抵制?bug出自哪里?正待住建部、财政部、税务总局联合制定细则

  5000亿压顶!2019年,房企迎来债务违约潮?巨头纷纷更名透露了什么信号

  “千亿矿权案”最新进展!中央政法委牵头调查卷宗离奇丢失,中央纪监委、最高检、公安部介入,最高法“全力配合”